贫困县大学生在宁波干起拉面生意,曾找80多家机构无人理,现在年入900万

2017-06-14 07:14·  新芽NewSeed  孟婕茜 
摘要拉面,是西北人的主食。西北人天天吃,天天做,几乎每个土生土长的西北人都做得来一手好拉面。化隆县本来是个贫困县,但是当地农民走南闯北经营拉面馆,通过“拉面经济”增收。

  韩军说,要是没有兰州拉面,我可能上不了大学。

  韩军是宁波西北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伊穆家园创始人,你可能没听说过这家创业公司,但全国的兰州拉面店都知道伊穆家园这个清真餐饮服务品牌。

  拉面经济年创收一亿,穷孩子们靠拉面上大学

贫困县大学生在宁波干起拉面生意,曾找80多家机构无人理,现在年入900万

韩军

  韩军出生于1992年,家乡在化隆回族自治县,是一个青海省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化隆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这里山大沟深,土地贫瘠,自然环境恶劣。农民们在土地里挖不到几个钱,孩子的教育也成问题,很多孩子初高中就辍学,能去上大学的寥寥无几。

  后来,村里人开始外出开拉面馆,我们日常所见的和沙县小吃一起你是风儿我是沙的兰州拉面,遍布火车站、汽车站、各街道。兰州拉面走遍了全中国,但大多数是青海人开的,而不是兰州人。

  韩军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他大哥初中毕业就辍学工作了。他爱学习爱看书,但是从小看着父母辛苦劳动,自己日渐长大,初中、高中甚至大学还要读至少十年书,这十年的学费是个大问题,父母老了,他不忍心再让他们受累。

  才十五岁的韩军,从初中辍学,跟随一个在外开兰州拉面的老乡来到广东佛山,第一次见识了外面的城市。虽然干的是洗碗、上菜的杂活,但是每月能有几百元的收入,一年下来又能供自己上几年学了。辍学打工一年后,他回到家乡继续学习,直到高中阶段又不得不再辍学一年出去打工挣钱,幸运的是,这么坎坷的求学经历依然没能阻挡他上大学的脚步。

  2012年,韩军考上了宁波大学。

  拉面,是西北人的主食。西北人天天吃,天天做,几乎每个土生土长的西北人都做得来一手好拉面。化隆县本来是个贫困县,但是当地农民走南闯北经营拉面馆,通过“拉面经济”增收。韩军告诉新芽NewSeed,要不是当时去拉面店打工,他也没有钱继续上学,更见识不了外面的世界。资料显示,2012 年,全国210个大中城市都有化隆人经营的拉面馆,常年在外从事拉面经济的人员稳定在1.1万户约7万人,拉面收入占全县创业经济总收入的70%。韩军说现在化隆人的拉面馆每年能给化隆带来一个亿的GDP。

  宁波拉面不好吃,大学生做起拉面供应商

  故事还没有完。

  在宁波上大学才一个月,韩军就发愁了,来到沿海城市水土不服也就算了,关键是这里的拉面不好吃啊!韩军从小的理想是做个商人挣大钱,在大学校园里他忙起了自己的小生意。先是各种培训、教育都干过,积攒了二十多万,最终还是锁定了家乡的拉面。

  通常讲的清真三食包括清真饮品、清真副食品和清真食品。清真食品对食材、原料、配料、调味料的生产过程、加工场地、销售、计量用品、储藏器具等都有特殊要求,但过去一直没有专门的供应商来做这些事。兰州拉面和一些清真食品店的采购都是自己在当地解决,供应商就是我们常见的类似农贸市场的小型调料店,这些调料店自己加工出售一些清真调料。因此,不熟悉当地情况的兰州拉面老板可能采购不到价格合理的符合自己需求的食材和配料。小作坊的配料加工不标准,品质无法保证。

贫困县大学生在宁波干起拉面生意,曾找80多家机构无人理,现在年入900万

  2014年,中国的兰州拉面出现了一股倒闭潮。原因一方面是拉面馆的品质不佳,另一方面是黄焖鸡米饭等品牌连锁店兴起,外卖O2O服务盛行。兰州拉面们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

  兰州拉面品质不佳最大原因在食材和辅料的供应上,韩军认为这么大的兰州拉面市场竟然没有一家专业的、标准化的供应商,正是自己创业的好时机。

  创业并不顺利,一年下来韩军把之前积攒的二十多万都亏完了。2014年5月,韩军成立了宁波西北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他想从淘宝入手,开个淘宝店卖化隆当地的土特产、原材料等,但没有得到市场的回应。

贫困县大学生在宁波干起拉面生意,曾找80多家机构无人理,现在年入900万

  韩军反思是时机不对。一方面淘宝、支付宝使用起来比较麻烦,开兰州拉面的多数都是农民,不会使用;另一方面,淘宝等电商兴起没多久,农民们不信任网购。

  2015年5月,韩军贷款20万继续自己的拉面供应商生意。此时微信兴起,因为可以语音聊天不用打字,没事儿就上去吼别人出来唠唠,成为农民们最常用的移动网络应用。韩军决定建立一个让拉面老板们信任的属于西北人自己的品牌——西北梦。

  4家分公司,5个仓库

贫困县大学生在宁波干起拉面生意,曾找80多家机构无人理,现在年入900万

  伊穆家园一开始以微信为依托,建立微信公众平台,在公众号上可以一键下单,解决农民不会网购的问题;其次,平台在将近一年多的时间里采用货到付款的方式,解决农民的信任顾虑。

  伊穆家园吸引用户的方式很有趣。韩军说,公司成立到现在,只去过一家线下店面推广,基本上是线上推广,也没有花过推广费用。建立社群,吸引线上的西北的人,发一些西北人喜欢的人文风情生活等帖子,社群逐渐扩大,再陆续发自家产品的软文。随着时间的积累,西北梦在线上有了口碑,打出了品牌。

  伊穆家园以销售汤料为主,同时有鸡精、味精、番茄酱、辣椒面等,还有粮油特产、干果炒货、餐饮厨房用具、民族服饰等综合类产品。拉面汤除了需要牛肉、牛骨来炖制,还需要汤料调味,类似十三香。西北梦在陕西西安专门成立了汤料加工厂——陕西食品开发有限公司。

  为了保证物流速度,西北梦在全国设立了五个仓库,分别是兰州西北总仓,宁波华东分仓,广州华南分仓,沈阳东北分仓,西安华中分仓。在物流方面与四通一达等货运公司合作,保证头天下单,第二天到货。

贫困县大学生在宁波干起拉面生意,曾找80多家机构无人理,现在年入900万

  伊穆家园现在下辖四家公司,分别是宁波总部的运营中心——宁波西北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位于兰州的——兰州伊穆家园清真食品有限公司,位于西安的汤料加工基地——陕西食品开发有限公司,以及西北梦电商青海分公司。

  天使投资人雪中送炭,宁波创业招人难

  2016年,西北梦获得了230万天使轮融资,投资人为郭羽。郭羽现为杭州天畅网络董事长,互联网行业资深投资人。1999年郭羽投资边锋网络游戏世界(《大唐风云》就是这家公司的产品),2003年边锋被盛大收购。

  韩军这230万融资来之不易。虽然公司在宁波,但韩军拜访了80多家宁波的投资机构也没能拿到钱,“宁波的投资机构我几乎见了个遍,都在宣称自己管理着几亿几十亿的基金,但真正给到创业者的很少很少”。

贫困县大学生在宁波干起拉面生意,曾找80多家机构无人理,现在年入900万

西北梦团队

  韩军与郭羽在一个“互联网+挑战杯比赛”中结缘,作为参赛者的韩军给评委郭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郭羽当时就留下话,“你如果要融资就来杭州找我”。

  郭羽没有食言,韩军在宁波融资无望时去杭州找到郭羽,两人两三小时就敲定融资事宜,一个月内钱款到账,郭羽认为清真餐饮服务行业具有鲜明的民族特性,打造国内最大的清真品牌也符合“一带一路”的政策。

  韩军很感激郭羽,“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目前,伊穆家园的微信公众号有十几万用户,年销售额900多万,网站和APP也在持续迭代。

  西北梦电商总部及其子公司目前共有40多名员工,宁波总部有16名,设计师最多,其次是营销人员和程序员。

贫困县大学生在宁波干起拉面生意,曾找80多家机构无人理,现在年入900万

西北梦团队穿越青海西藏

  韩军现在面临一个困难,那就是人难招。这是初创型公司的通病,也是二三线城市互联网创业的通病。韩军说公司半年前才搬到镇海区,这里虽然地方偏一些,但是小创业园区能够节省成本,环境清静,有利于专注产品研发。“对创业者来说,住得好不好、有没有娱乐设施都不太重要”。

  结语:

  与那些动不动就海归、BAT的、自带光环的创业者相比,韩军是实实在在的草根出身。坎坷的求学经历没有阻挡他自立的脚步,亏光身家可以从头再来,融资困难遇贵人相助。西北梦微信公众号的标语是“每一个西北娃,都有一个西北梦”,希望韩军和他的团队们会把梦做大。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