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90后:创业5年服务近百万APP开发者,BAT都是他的用户

2017-05-26 08:32·  新芽NewSeed  孟婕茜 
摘要李卫杰认为,对于2B型企业,其客户发展往往是个缓慢的积累过程,但是当企业服务开始做商业化收割的时候,它的赚钱能力就凸显出来了,因为企业花钱和个人花钱不在一个量级上。

  “支撑你做决策往前走的,是你心里很相信的那些事情,就像信仰一样,越是难抉择,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信仰绽放力量的时候”。

  ——酷传CEO 李卫杰

  李卫杰是90后,但他一般不会“暴露身份”,甚至连公司里大部分员工都不知情。创业5年来,从整日在公司奋战不想回家的激情初期,到公司步入正轨稳定发展的平缓期,或者需要突破的瓶颈期,他已经忘了和团队趟过了多少河、踩过多少坑。

  他记得的是,“没有显赫的背景和资源,起步初期比较困难,激情是有一定作用的,但是长期来看,还是要静下心来把事情做好,有时候事情繁琐,单调或者乏味也要做,坚持坚韧是一个重要的品质”。

  酷传是一家通过大数据和技术手段帮助企业解决获客问题的公司,旗下有一站式发布、一站式监控、一站式投放等服务,产品覆盖网页端和移动端,每年服务开发者数量接近200万。2014年12月,酷传曾获得源码资本数百万美金投资。

  服务近百万开发者

非典型90后:创业5年服务近百万APP开发者,BAT都是他的用户

  2012年,曾在豌豆荚创新工场工作过的李卫杰看到了互联网企业服务的机会。在酷传出现之前,一个APP每一次更新都要开发者自己把新版本上传到30多家平台上去,至少要花两天时间,酷传可以帮助开发者把时间节省到8分钟。同时,实时跟踪反馈产品在各个平台上的进度,做到体系化服务。

  移动互联网发展初期,分发平台上缺少内容,希望更多的开发者上传产品,而开发者也缺少后期分发渠道。在这个大家都不赚钱的阶段,痛点是如何节省上传时间,酷传提供的一键上传服务吸引了数十万开发者注册使用,工作人员在审核项目认领资料时甚至看到了马化腾的资质信息。“我们都惊呆了”,李卫杰插播道。

  2013年年初,应用商店开始商业化,做为开发者就要关心如何生存,该不该花钱推广,花钱能获得什么效果,所以2013年底,酷传推出了监控服务。开发者可以通过酷传应用监控功能,查看应用在主流市场下载量、排名、评分评论、关键词排名等数据,还能系统地与同类竞品进行数据对比。在此期间酷传服务过暴风影音、美图秀秀、唱吧等大客户。

  人工智能投广告,上线一个月交易额破一亿

  2016年,产业又发生了新变化。应用商店开始全面商业化,卖位置,做竞价,集中精力赚钱,变成了程序化的交易平台。例如,当你在应用商店内进行搜索时,系统会将匹配度较高,并且参与了竞价的App 推送给你,展现位置在搜索结果列表的前几位中的某一位,通常使用这种方式推广的App 会带有推广图标。这时,开发者需要知道的是如何高效地花钱,低成本的获客。所以酷传在2017年1月推出自己第一款商业化产品CPD投放神器——Super CPD。

  Super CPD系统可以根据企业主的投放需求,机器快速学习企业主投放行为,掌握投放策略后,经过大数据测算评估,给出当前的最合理出价。投放流程也比较简单,首先客户将他的账号绑定Super CPD的平台,Super CPD就可以获取原有后台记录,进行数据分析和学习,结合用户可见层面数据及市场数据,进行自动化调价出价,再通过商店的榜单位置及搜索结果展现到用户面前。

  相比市场上其它的产品,Super CPD具有三大优势:

  1、完全自动化。国内Android  系统应用市场都有着自己的实时竞价后台,支持广告主实时参与平台位置竞价,至使每一秒钟你所竞到的广告位置都可能失去,单一广告主无法随时盯着广告后台及时调整价格来获取想要的位置,Super CPD 而可以进行实时自动化调价;

  2、智能测算。国内Android 系统应用市场平分整个市场的稳定格局,造成客户需要同时面临几十家竞价后台,而每家广告后台都有自己的规则和逻辑,管理起来非常痛苦,Super CPD 通过机器学习后,可以生成模型,直接进行自动化调价;

  3、多平台托管。Super CPD 提供一站式多平台管理,让广告主无需受到同时操作十几家的竞价后台的痛苦。

  Super CPD上线一个月交易额破1亿。李卫杰介绍道,APP竞价在国内有千亿级的市场规模,Super CPD 虽然是一个全新的行业品类,但酷传自2012 年起就做App 分发与监控,有着丰富的数据积累,每天都会处理10多T数据,进行上亿次的计算,甚至哪类App 排在哪个位置排了多长时间,都有历史记录,这给Super CPD 奠定了丰厚的数据基础,也是为什么他选择直接做自动化的原因。

  等待企业服务的收割风口

  酷传是目前市场上唯一一家支持APP一键发布的平台,曾经也有一家竞争者——云测,但是没坚持多久就砍掉了这部分业务。李卫杰总结道,“随着产业环境的变化,我们推出不同类型的服务产品,一站式发布服务、一站式监控服务,一站式自动化投放服务,我们对自己有清晰的定位”。

  尽管移动互联网红利已尽,但在他看来,未来两三年内,移动互联网的核心战场还是在手机端,APP依然具有巨大的市场前景。从酷传的用户数据发现,互联网应用开发的主场从原来的北上广深延伸到福建、厦门、武汉、重庆等,甚至一些县级市和偏远地区。

  在盈利模式方面,酷传的一键发布等基础服务是免费的,但也有人工代办的收费服务。2016年,公司已有营收,今年会继续商业化步伐,提供更多商业化的产品和服务。

  李卫杰认为,对于2B型企业,其客户发展往往是个缓慢的积累过程,但是当企业服务开始做商业化收割的时候,它的赚钱能力就凸显出来了,因为企业花钱和个人花钱不在一个量级上。

  结语:

  互联网创业里有人追风赚快钱,也有人厚积薄发。李卫杰挑了一个热门行业里的冷门市场,把一件事情默默地坚持做了5年,与市场一同成长,然后,等风来。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