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而皇之地抄袭了这么多,Facebook咋没被告死?

2017-04-21 17:49·  钛媒体  科技新知 
摘要全球各地的互联网创业者们,都在利用前人所赠予的财富,通过微创新搭建出全新的通道来服务一个个细分市场。对于“抄袭”的话题我们已经难以分辨真伪。这些到底是抄袭?还是利用前人积累给我们的知识?

  Facebook 2017 F8大会终于召开了。这家404公司围绕着AR、VR、AI推出了各种全新社交开发者平台。这些对我们来说不存在的产品,与去年相比在技术上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在具体的产品上却令人尴尬不已:

  全新的最具有创意的AR社交平台——Camera Effects,完全是在抄袭竞争对手SnapChat。

  而Facebook这也不是第一次抄袭了,自从2012年Snapchat创始人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明确拒绝扎可伯格的收购后,Facebook就开启了漫长的抄袭之路。

  从2012年的Poke到2014年的Slingshot,直接抄袭Snapchat的阅后即焚、短视频功能。在两个失败的新产品之后,Facebook调整战略,直接在收购的图片社交产品Instagram上抄袭后者的AR特效短视频功能。由于这一产品技术是在Snapchat推出后才抄袭跟进,导致抄袭后的Instagram story到2017年1月份才正式推出!

  前不久,美国媒体报道,Facebook为了让产品部门安心抄袭,在内部设立“青少年团队”,专门打了一个口号: “放下面子别不好意思抄袭”(Don't be too proud to copy)。

  不过抄袭效果不错,前不久Facebook新给出的数据显示,抄袭的Instagram story 月活已经突破2亿。刚刚推出的Camera Effects已经在产品技术上全面截胡Snapchat,AR Studio、Frame Studio这两个AR平台工具是后者一直努力打造却还未推出的产品。

  以上还不包括近两年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抄袭微信的举动。

  这么大张旗鼓的抄袭,跟我天朝大局域网内的腾讯有的一拼。而碰巧的是:两家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社交巨头。

  为毛两家社交巨头这么喜欢抄袭?

  说国内法治市场环境不健全有抄袭的空子可以钻,为什么万恶的美帝资本主义国家也能搞抄袭这种破事?

  弄得我们一众吃瓜群众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微软发起软件付费,开源模糊了抄袭的概念

  在1979年微软比尔盖茨呼吁保护软件著作权之前,软件系统驱动这类代码一直被认为是随硬件产品附赠的服务,根本不必要花钱。

  随后在微软的推动下,操作系统、软件应用开始成为商品,在市场上出售。

  当时的背景是,个人电脑、微机已经出现,软驱软盘等承载操作系统、软件应用的产品模式刚刚被发明。操作系统、软件应用不会像专用计算机一样难以升级更换。

  到了1985年,这种软硬件分离的产品模式已经普及,特别是软件应用得到了快速发展。这时出现了软硬件兼容性问题——不同版本操作系统间接口不统一,导致软件、操作系统、硬件间无法通用,使得软硬件分离使用的目的无法达成。用户还是只能使用电脑生产厂商的软硬件产品,大大阻碍了整个IT行业的发展。

  在1985年,系统软件工程师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创立了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为自己之前提出的GNU开源软件计划搭建组织协作平台。

  于是开源软件正式诞生,被世人认可。

  开源软件的理念很简单,就是:

  提供一个开源平台,大家可以把自己的软件代码放在这个平台上,所有人都可自取自用优化升级。但是无论是谁使用了开源平台上的软件,如果改动代码、优化升级的话,必须将更新后的代码在平台上开源。从而保证平台内所有用户,能够一起整理选择最好的开源软件版本进行发扬光大,同时确保了代码接口的兼容性、通用性。

  这一理念非常符合软件科学的发展特性,受到几乎所有的软硬件工程师支持。

  1991年底,芬兰的林纳斯·托瓦兹(Linus Torvalds)基于Unix开发了全新的操作系统——取名为Linux,并将它贡献给GNU开源计划。自此开源社区才正式对整个互联网展示出自己的作用。

  堂而皇之地抄袭了这么多,Facebook咋没被告死?        

堂而皇之地抄袭了这么多,Facebook咋没被告死?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GNU创始人理查德原定的社区开源操作系统名称为GNU(意思为:不是Unix操作系统的不是Unix操作系统),但因为GNU一直难产,林纳斯实在等不及,就自己动手开发了一套并冠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理查德虽然不愿意,认为这影响社区的宣传扩大,但也不好直接反对。

  所以软件代码到底应该是开源免费品?还是公司个人的知识产权专利?

  这是最难分辨的地方。对于外行来说实在太复杂。

  由于Linux系统缺乏完善的应用支持,长期以来只在开发者社群、服务器领域流行,整个开源社区也更像是软件开发者的自留地,在大众市场上建树不大。并没有打动微软、苹果公司的根基。

  直到2005年Google基于Linux开发Android系统,2006年,Sun开源Java SDK。这为整个开源社区走进大众市场提供了强大的助推力!

  但无论是Google还是Sun,在开源问题上其实也很有心机。

  Google建立了自己的Google Code开源项目托管平台,其实是用开源的方式将开发者吸引到自家平台上。

  在运作上,虽然Android是基于Linux内核,但Google完全是照搬了Linux不做任何研发改进,然后在内核外包装一个应用框架层,正好避开了GNU的开源协议。最后将所有研发成果放在自家的开源平台上,使得开发者们必须入驻自家平台。因为这些问题,Google多次被GitHub这样的开源站点鄙视,也受到开发者的质疑。

  而在核心功能API上,Google用云服务的方式直接打包推出了Google服务框架,方便开发者调用,而不是真正的开放源代码。这也是近两年业界惊呼,Google闭源的核心原因。

  由于Google在网站建站、浏览器内核、文件管理、网络秘钥、数据库框架、字体服务、VP9多媒体服务等上有着强大的技术积累,所有到现在为止,像国内网易、360、搜狗、新浪等等整个“天朝局域网”都在以翻墙的方式,对接Google的服务接口,转而服务天朝大众。所以“天朝局域网”根本离不开Google的技术支撑。

  Sun在卖身甲骨文后,其研发的诸多高效算法就保留下来成为自己的知识产权,一直没有开源。如果开发者想使用这些性能更好的算法、代码,就需要付费了。听起来跟国内的增值服务、应用内服务是一个性质。

  去年年底(2016),Google跟甲骨文因为Java知识产权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就是这个问题。

  现在在连苹果、微软这些大佬都开始进行开源的大潮下,对于软件知识产权就更加难以界定。

  要知道整个互联网都在沿用老牌互联网公司搭建的代码、算法、设计、标准、框架,你对UI的小幅改动微创新,怎么可能会成为颠覆竞争对手的重量级知识产权呢?

  地位尴尬的社交产品,腾讯、Facebook:我不抄不行啊!

  说来也比较尴尬,社交应用在过去是最不受商业市场待见的产品类型——占用计算资源高、收入来源极不确定。

  特别是腾讯创立的那个年代,即时通讯这种产品都是收费的,社区贴吧类产品的盈利空间都比他来的实在!同时社交产品又是一种关系链产品,如果别家也获取了同样的关系链,分分钟就能把你的血抽干。

  同时,社交通讯又是一种刚性需求,用户每天的使用频率是非常高的。这是一个稳定大量的流量源,每天这么大的流量放着不用就是白糟蹋,所以社交产品就不得不开发各种各样流行的产品服务,满足用户需求,提高流量转化率,提高收入。

  所以无论是Facebook还是腾讯,不得不进军各种各样的产品领域,在整个市场上的产品矩阵是最全面的!

  从成立以来,腾讯就不断进军新的业务,扩展自己的产品使用场景。从进入门户市场到拿下游戏半壁江山,从窥觑搜索引擎到死怼电商领域,电脑管家、视频网站、文学阅读、O2O、电子支付等等任何领域都不会缺席,甚至连游戏的各种类型、爆款游戏的对标产品,都要一一分解卡死门路。

  堂而皇之地抄袭了这么多,Facebook咋没被告死?        

  腾讯的抄袭名声就这样坐实了。

  Facebook从2004年成立以来,这些年也是什么都做。邮箱、搜索、团购、钱包、新闻、自媒体、视频、社区、游戏等等也是一项都没落下,策划多年的硬件野心已经进入电信设备商、服务器厂商的核心腹地,收购的Oculus在VR领域也表现卓著。

  不过国外资本市场重视技术平台产品,所以Facebook也不是所有产品都赤裸裸的照搬竞争对手。在进军不同市场的同时,都是以全新的技术产品服务取胜。例如:自研的H5技术为应用内游戏提供了支撑,基于web缓存技术推出小程序性质的Instant Articles(新闻快手)等等这些都带来了技术与产品体验上的突破。

  当然,苗头不对的时候,就直接收购竞争对手!例如WhatsApp、Instagram。

  Snapchat是因为对方完全拒绝收购要约,自己又没有更好的产品创意,这太危险了!就直接抄了。但自从2015年Snapchat的AR视频特效推出之后,小扎终于弄明白了产品路数,紧张的心才完全放下。回归到技术产品领域截胡。

  当然,腾讯、Facebook这样的老牌巨头,在相关领域都有着深厚的知识产权积累。包括通讯技术、产品整合各方面,一个社交产品后来者实力相差悬殊。

  堂而皇之地抄袭了这么多,Facebook咋没被告死?        

  像当年邮件里的“@”,Twitter里的“#”,Windows的快捷键,流行通用的瀑布流设计,为了保证互联网产品体验的统一,大部分都已经成为了产品标准,不宜过度追究知识产权。现在微软、Google、苹果都开始流行起抄袭一些创新企业。最出名的莫过于微软放弃收购办公应用slack转而抄袭。

  而对于抄袭这一问题,当然有Facebook之于Snapchat这样像素级copy,也有腾讯的微创新模式。就像当年腾讯QQ游戏大厅抄袭联众棋牌游戏时,联众创始人鲍春来曾反思:两者的产品性质不同、面向的用户群体不同,联众的死并不是因为腾讯做了游戏,而是联众自身的问题。

  同时更值得关注的是:当年包括鲍春来在内的老一批程序员创业者,最后的结局都是被资本之手扫地出门。

  国外资本市场、互联网公司始终对技术平台有着痴迷版的热爱,毕竟产品运营太不稳定总有一天会过时,只有技术平台服务才是市场的刚需,才能保证公司生存下来。

  对比下来,腾讯则在技术上显然没有太多突出建树,至今未推出多少令业界兴奋的突破性技术平台。即便是最新的小程序在开发者看来,也只是对现有前沿技术的打包。坚决不做任何冒险者、引领者实验,永远都是跟进战术。

  而刚刚发布的小程序码,看起来也跟Facebook的圆形码极为相似。

堂而皇之地抄袭了这么多,Facebook咋没被告死?

  堂而皇之地抄袭了这么多,Facebook咋没被告死?        

  Facebook的二维码

  这与国内市场长期封闭的环境,国内的技术产品无法推广到国际市场,国内市场又可以直接使用国际大佬现成的技术方案,有关。特别是国内IT行业不像国外一样有广阔的企业服务市场,盈利模式丰富。这使得国内互联网公司很难聚集开发者,做成技术平台。

  从2010年360与腾讯互怼之后,资本市场开始支持互联网企业进行变革,将公司内部的产品流量技术资源开放出来,简化团队管理,形成开放的平台系统。同时用投资的模式来孵化更多市场。

  这么来看,国内互联网环境已经好了很多,但跟国际大佬比,还差至少5年的距离。当然以局域网的现状来看,10年都不一定。

  结语

  互联网的发展过程是将大量的产品技术标准化的过程,只有将这些标准化才能促进技术的发展、扩展服务领域。到今天,我们看到的大量的IT技术产品都已经成为开源的基础平台,所有的大佬都在努力开发自己的技术产品平台,来达到把握未来的目的。

  全球各地的互联网创业者们,都在利用前人所赠予的财富,通过微创新搭建出全新的通道来服务一个个细分市场。对于“抄袭”的话题我们已经难以分辨真伪。这些到底是抄袭?还是利用前人积累给我们的知识?

  放眼未来市场,我们缺乏的是更优秀的产品技术平台,以及符合整个市场发展的全新运作模式。

  对于那些纠缠不清的“抄袭门”,我们一方面要记住那些通过创新改变我们体验的人,同时还要关注以法制行政管理的标准是如何处理、如何改进整个市场的发展。

  这才是学好知识技法,走遍天下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