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倒蔡成功的大风厂,逼得老周与“贾成功”反目,贷款猛于虎?

2017-04-21 15:00·  新芽NewSeed  Viya 
摘要2016年,初创公司融资成功率骤降,且普遍遭遇了机构更加严苛的调查和条款。压低估值、出让更多股权,迫使许多初创型公司走上“贷款”这条高风险的路,银行走不通,只好转向高息民间借贷。

  老周最近有些疲惫。

  2015年10月,老周创办的“易风用车”已经卸去辉煌。在政策和市场的挤压下,这个最早的行业玩家、业内闻名的独角兽已露疲态。当时在A股风头正劲的“贾成功”找到他,想以一笔战略投资收购易风70%的股权。老周一狠心、一跺脚,说:“好!”

  贾成功接下来的表现没有让老周失望,管理团队迅速入驻易风,一连串的充值返现营销为易风狂揽485万活跃用户和100万车主,老周想,互联网思维果然凑效,于是逐渐淡出易风的管理层。

  好景不长的是,疯狂烧钱的营销已经远超出易风承受的极限,车主开始提不出钱,用户已经打不到车,一大波汹涌的维权队伍正在集结。

  电视里播放着大热剧《人民的名义》,正演到大风厂“116事件”的桥段。厂工们挖地沟、倒汽油,严防死守,原因正是老板蔡成功抵押了全厂员工的股权,向山水集团借了一笔过桥贷款。结果钱没到账,大风厂资金链断裂,变成了山水集团的资产。

  “对啊!易风公司不是刚申请了一笔贷款吗?钱呢?”

  老周坐不住了,他要站出来对抗贾成功。于是“13亿贷款去哪儿了”的话题被刷上热搜榜……

压倒蔡成功的大风厂,逼得老周与“贾成功”反目,贷款猛于虎?

  一笔贷款引发的血案

  现实里,周航和乐视的舌战已进入第五天。从周航“周一见”的一封质问信,到乐视农夫与蛇的回击,到周航“别针对我,解决司机问题”的朋友圈长文,到司机围堵易到用车,再到昨晚周航联合易到两位创始元老辞职,今天,更多关于贷款的细节被搬上台面。

  4月21日一早,腾讯财经发布独家消息:乐视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易到为借款主体,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贷款。由于中泰创展没有接受抵押的资质,于是双方找到南京银行,以委托贷款的形式贷出14亿元。

  另据知情人士对腾讯财经透露,这笔贷款的期限为两年,年利率为8%。按照14亿元计算,这笔贷款的总利息为2.24亿元。

  8%的年利率,比银行4.35%左右的年利率高出近一倍,尤善资本运作的贾跃亭为何出此下策?

  报道披露了更多细节:易到作为一家纯互联网公司,假如单独向银行申请贷款,银行肯定不贷;而乐视属于高科技企业,不可测要素较多,加上此前遭遇的资金链危机,目前乐视从银行贷款“可能有点难”。

  和大风厂的困境如出一辙,银行终止放贷,逼得蔡成功不得不高息借一笔过桥贷款。

压倒蔡成功的大风厂,逼得老周与“贾成功”反目,贷款猛于虎?

  高息贷款,一条不得不走的不归路?

  这背后反应的是长久以来困扰民营企业的沉疴——贷款难。即使如乐视这样的A股上市公司和易到这样的行业独角兽,也难以从银行贷出钱来,遑论初创公司。

  事实上,为配合双创,各大银行都给出了针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央行统计显示,2016年12月末,我国小微企业人民币贷款余额为20.84万亿元,同比增长16%,占企业贷款余额的32.1%。全年小微企业贷款增加3万亿元,同比多增7815亿元,增量占同期企业贷款增量的49.1%,比上年同期高12.5个百分点

  20.84万亿,对比清科研究中心披露的2016年1万家股权投资机构管理资本量7万亿元来看,是个多庞大的数字。然而科技创业浪潮中涌现的轻资产、高风险的无数初创公司,想从银行贷款依然困难。

  此外,随着2016年VC早期投资的收紧,初创公司融资成功率骤降,且普遍遭遇了机构更加严苛的调查和条款。压低估值、出让更多股权,迫使许多初创型公司走上“贷款”这条高风险的路,银行走不通,只好转向民间借贷。

  腾讯财经对易到、乐视的贷款中出现的中泰创展也进行了调查,该公司擅长做高息债权投资,贷款利率较高,高者可达15%以上。同时也披露了中泰创展一些委托贷款业务层发生的法律纠纷,其中一笔贷款年利率高达21.6%。

压倒蔡成功的大风厂,逼得老周与“贾成功”反目,贷款猛于虎?

  一家负债的创业公司有人投吗?

  风险投资放缓,贷款量和价值就会提升,这种情形在过去一年的硅谷同样发生,不过,硅谷的科技型创业公司多选择风险债(venture debt)。根据科技放贷“祖师爷”硅谷银行公开的数据, 2016年其对创业公司的贷款总额上升了19%。

  “Venture debt在硅谷已经有些年头了”,硅谷知名投资人张璐告诉新芽NewSeed(ID:pelink)。“和其他贷款不一样的地方在于,venture debt的评价标准不同。一般申请贷款依托的是可用来抵押的资产的价值,而venture debt的额度是基于公司的产品、前景,以及银行与创业者和投资人的投资关系,某种情况下类似我们投资人去考核投资标的的过程。”

  创业公司拿到venture debt的前提是已经融到了资,然后去向银行贷款,增加他们手里资金的额度。如此一来,创业公司不必急于迅速启动下一轮融资,就可以推迟估值,毕竟没人愿意低价出让股权。Venture debt的额度,通常是其拿到融资额度的1/4。

  PreAngel投资总监蒋锴认为venture debt是个不错的融资渠道,建议商业模式上有稳定现金流的公司去申请,毕竟相对于股权融资,这种形式的融资成本更低。

  尽管在硅谷venture debt已经成熟,国内却刚刚开始。2016年4月20日,银监会、科技部、人民银行联合印发了《关于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创新力度开展科创企业投贷联动试点的指导意见》,公布了首批投贷联动试点,包括5个试点示范区与10家试点银行。Venture debt在国内的探索,刚满1年。

  “我个人看法是风险债是一个成熟的风险投资市场需要具备的一环,希望国内能尽快有类似的业务开展。”蒋锴称。

  那么,如果一家创业公司负债,投资人还愿意投吗?

  张璐表示,近几年硅谷也有一些早期公司探索venture debt这种可能,但她和蒋锴一样,也建议有现金流的增长型公司去申请,如果看到非常早期的团队有贷款,可能会更谨慎的考量。而澎湃资本创始合伙人童杰则把负债作为一种创业公司资本运作能力的考量:“如果是银行金融机构的贷款,说明这公司的金融运作能力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