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创业,一次卖给阿里,一次与陌陌擦肩而过,他说创业绝不是靠运气

2017-04-20 16:14·  戈壁创投   
摘要他做的“微格”很快获得新浪和经纬的投资,但因为微信冲击,不得不考虑其他方向。有人建议他转向陌生人交友,他觉得这会挑战社会治安,放弃了。后来他开玩笑说,当时的一个小坚持,让我们与成为陌陌失之交臂。

  第一次见到郝亚伟,身着运动套装、戴眼镜,很瘦、很白,跟人们普遍认识的技术学霸型的极客相似度颇高,这包含“寡言”、“唯与计算机日夜亲密”的特征。但当他一张口跟我交流时,通常的禁锢式印象都被打破了。

三次创业,一次卖给阿里,一次与陌陌擦肩而过,他说创业绝不是靠运气

  AutoBot车车智能创始人 郝亚伟

  初生

  大学第一次创业汽车内容搜索网站 借父亲西服签下广告订单

  工作再忙,郝亚伟也要抽出时间陪陪孩子。他在当奶爸过程中有一个有趣的发现:小孩是人工智能的,每天都在学习新的东西。

  听来令人忍俊不禁,这爸爸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技术男。

  自小,郝亚伟就独爱数学和计算机。

  5岁时,父亲为了生意购入一台计算机,那成了郝亚伟的新“玩具”。在热爱计算机的美术老师引导下,郝亚伟7岁就接触了编程语言,11岁开始自学高级编程。因偏科严重,一度让父母十分头疼,担心他可能考不上高中。颇令人意外的是,郝亚伟竟被保送入高中,原因是多次在全国信息学与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夺得一等奖。后来,郝又因此被特招入大学数学系。

  大学数学的基础课程与高中无异,喜欢新鲜的郝亚伟便不安分起来,他加入了计算机社团,还搜罗了一大批名人传记,譬如柳传志、比尔盖茨、乔布斯等诸多硅谷传奇,用他自己的话说,其实是“埋下了一颗创业的种子”。

  上大学没多久,郝亚伟就创办起汽车搜索网站Car371。郝亚伟回忆起那时的动机,由于父亲做汽车方面的生意,时不时有朋友向他咨询各种车的配置,郝心想这些内容网上不是都可以查到么,倒是可以做一个垂直搜索。那时类似汽车之家的汽车行业的内容网站还未诞生,郝亚伟找了几个编辑,将一些汽车参数搜罗过来,网站便上线了。没想到,这个大学生创办的平台吸引还到了雪佛兰的广告投放。

  赢得这单广告的过程,郝亚伟至今记忆犹新。那时,团队成员都是毛头小孩,不过十七八岁。为了拿下这笔业务,面见雪佛兰4S店总经理之前,郝亚伟专门向父亲借了一身西服,以呈现出成熟稳重的气质。最后,打动了来自雪佛兰的总经理,郝得到了一大笔广告订单。

  成长

  第一桶金收获百万,卖掉公司他进了阿里

  毕业之后,郝亚伟北上历练,起初在一家互联网广告公司做工程师,闲时便在博客上发表技术文章,不料被猎头相中,对方以难以拒绝的条件邀请他前往上海的外企。

  美国Gemba咨询公司(现为德国Kaizen)是一家牛人众多的公司,郝亚伟逐渐负责起诺基亚、联想等重大客户的项目,沉浸技术攻关的他也由此深谙企业管理的逻辑。

  受一个项目的启发,郝亚伟认准CRM系统于很多中小企业而言是必需。郝随即辞职再创业,开发出第一款基于WEB2.0的CRM系统。东方航空、IT时报等多家大客户主动上门订购,这套系统令他的公司在一年内便实现了盈利,并被一家外企收购。

  因此他收获了第一桶金,一百万。

  后来,郝继续在互联网领域寻觅新的机会,没多久加入了阿里巴巴,担任资深软件工程师,参与了无线、淘宝数据可视化、搜索、云OS、云手机等项目的开发。也正是在那时,郝开始接触到移动互联网。

  在阿里的图书馆里,郝亚伟与当时的同事蔡亮(现AutoBot联合创始人)常常一起交流,他们讨论着iPhone上精美的应用程序,期待自己也能开发出类似的APP来——那是他们被视作一件“好酷”的事情。

  机会来了。两人获悉,国外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开发了Twitter的客户端,后被Twitter以很贵的价格收购了。而国内也有类似的机会,新浪微博恰好宣布开放平台接口。于是,2011年郝亚伟与蔡亮搭档共同创业——他们做了一个新浪微博客户端“微格”,起步看起来不错,微格很快获得新浪和经纬的Pre-A轮投资。

  然而,随着微信崛起,新浪微博受到冲击,微格开始思考新的发展方向。当时,曾有人跟郝亚伟建议转向陌生人交友领域,他觉得这可能对社会治安治理是一个挑战,放弃了。郝开玩笑说,“因为当时的一个小坚持,让我们与有机会成为百亿市值的陌陌失之交臂。”

  回归

  二次进军汽车领域,三个技术控坚定创业信仰

  2013年,郝亚伟筹划着重新杀入汽车智能硬件领域。郝找来了蔡亮还有他之前的阿里巴巴同事欧超(现AutoBot联合创始人&CTO),三人一拍即合,AutoBot顺势而生。

  郝总结,2005年第一次创业时,汽车行业还处内容蛮荒时代,但随着消费升级,汽车保有量达到一定程度,车内消费升级也存在巨大的机会。

  第一款OBD(OBD是On-Board Diagnostic的缩写,原本是传统汽修人员检测和查看排放标准的接口,但最近几年,这个被视为唯一能获取车内数据的入口)产品诞生在转型之时,给了团队莫大的信心。

  郝亚伟讲述,公司研发的首款OBD不仅能知道车况,还能帮助用户记录轨迹,这个功能在众筹网站上获得了许多支持。“当时点名时间还是国内唯一一家众筹网站,没有刷单的现象,OBD产品作为第七个超级项目上线,一举筹得20多万的‘天价’。”

  众筹似乎验证了市场的喜好,可真正深入零售端,郝亚伟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众筹的用户大多为极客,而销售端的用户则不然,后者接受新鲜事物有一个过程,还需要市场教育。

  为了改变生存境况,拓宽收入来源,郝亚伟索性做起了行车记录仪。

  “与别人不一样”,自始至终是郝亚伟的指南。AutoBot行车记录仪从设计上突破:以一个方块的结构,加上纯金属的外壳,夺得了众人喜好。“它是淘宝众筹上当时获得众筹最多的一款,筹得300多万。”

  除此之外,团队还做出了另外两个产品:金刚支架和魔棒车充。无一例外均成为受市场欢迎的爆款。

  郝亚伟透露,团队在设计、产品与技术三大块的综合实力被戈壁创投的管理合伙人朱璘(Micheal Zhu)所看好,并在发展的重要关头戈壁创投对其进行了A轮1000万元投资。

  经验

  爆品背后,更懂用户

  行车记录仪出量达到5万个时,供应链厂商出了纰漏,他们用旧的WIFI芯片替代了新的WIFI芯片,导致出现网络延迟的问题,出于对维护品牌形象的考虑,公司只好召回部分产品。

  涉足智能硬件三年多所交的学费,也让郝亚伟总结出深刻的经验。这事提醒了郝亚伟,对供应链必须提起足够的重视,于是他找来了出身制造业的专业人才成立质检部门,严格把关产品质量。

  以金刚支架为例,它解决了开车单手拿手机的痛点,金属特质的设计能够和整个车内融为一体,毫不突兀,一度在高端车领域流行开来,连特斯拉的车主都会在汽车论坛上晒这款产品。郝亚伟分析,产品定位清晰,加上口碑传播,令金刚支架成为爆品,最高一月销售达二三十万只。

  爆款背后并非运气使然,郝亚伟认为团队力气花对了地方。

  在设计之前,团队会花很多时间去做调研,即便是做一款简单的支架,也会找许多车主采访,了解他们真正的需求。当搜集到的信息反映,大多数车主都是要解决接电话和快速拿手机导航的问题时,“单手拿”变成了一个设计点。

  做行车记录仪的调研时,用户反映市面上已有的行车记录仪太大太丑,AutoBot便从“小”上做文章,将尺寸调成36毫米的立方体,堪称全球最小。

  未来

  矛+盾=技术+品牌

  3月底, AutoBot已成功在新三板挂牌,计划通过定向增发模式融资。原本郝亚伟对此事有些纠结,此时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朱璘将上市可能带来的利弊与他仔细梳理,但不替他做决定,请他自己独立思考做选择。在反复思考、权衡之下,郝亚伟选择了上市。原因在于,上市将为AutoBot带来社会公信力的认可和合规的市场约束,这对企业的未来的健康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实际上慕名AutoBot上市企业而来的订单也在随之主动找上门。

  在郝亚伟看来,创业公司首要问题是生存下来,这也是为什么没有选择从时间消耗比较长的汽车前装市场切入,而选择了拥有深厚存量的后装市场。

三次创业,一次卖给阿里,一次与陌陌擦肩而过,他说创业绝不是靠运气

  AutoBot S

  目前,AutoBot已经积累了足够的产品技术优势。年初发售的AutoBot S应用级产品,已经具备前方碰撞预警系统(FCW)和车道偏离警示系统(LDW)两大警示系统,识别距离达到了50-100米。未来,AutoBot S的核心硬件产品将支持多种Linux的芯片和包括MTK、全志、君正、安霸、高通在内的多种方案。AutoBot车车智能还将通过所销售行车记录仪来做数据的反馈收集,主要利用有损压缩的方式对图片进行最小化压缩处理,并在有Wi-Fi的情况下辅助用户进行上传。

  据了解,AutoBot还将通过深度卷积神经网络做图像的预标注和众包式处理,进一步完善核心技术。预计今年下半年推出的AutoBot S系列二代行车记录仪,除了对车辆、行人、自行车的识别之外,还能对常见动物(猫狗)、红绿灯、道路标志等识别以及检测,实现前车防碰撞预警、车道偏移预警,提供虚拟保险杠功能。

  未来,郝亚伟希望AutoBot车车智能成为一家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技术提供商,并成为一个车内消费升级的品牌商。

  郝亚伟说,单纯做技术提供,或者单纯做基础产品,都会比较难,周期太长,收入难以维持。只有两者结合,才能保证公司现金流和产品销售持续稳定地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