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华商史上的最大神话与噩梦,18天鲸吞百年企业千亿资产,最终却遭断崖

2017-02-11 10:30·  华商韬略  毕亚军 
摘要做交易最重要的是拥有敏锐的观察力和价值判断力。“机会在于买的人和卖的人对相同事情的看法不一样。好像半杯茶,有人看到半满,有人看到半空。怎样在半满和半空间把买卖做成并且获利,是一个买卖人应该有的本领。”

  近日,一桩小买卖让李泽楷和电讯盈科又成焦点——李嘉诚旗下的Three UK,溢价4倍,以约30亿港币收购了电讯盈科的英国频谱和无线业务。

  消息传出,有人将其形容为老爸为幺儿接盘,也有人想起李泽楷当年赢得“小超人”之名,风头一度比李嘉诚更劲的5000亿财富神话与噩梦。

  在此间协助李泽楷崛起,也是实际操盘者之一的袁天凡,曾在接受华商韬略(微信id:hstl8888)独家专访时,回顾此间堪称惊心动魄的历程……

  1

  1999年,互联网浪潮席卷全球。已在互联网领域拿到筹码的李泽楷,决定把握机遇,大干快上。

  他靠着一纸“数码港”规划成功游说香港政府按照他的规划行事并获得了大片土地,他还找来父亲最欣赏的经理人之一袁天凡出任其事业旗舰——盈科亚洲拓展的副主席,为大干一场埋下大伏笔。

  被誉为李嘉诚军师的袁天凡,曾是港交所史上最年轻的总裁,也协助李嘉诚完成了多桩大买卖。他曾公开表态,除了李嘉诚家族,自己不会给任何人打工。加入李泽楷阵营后,他迅速展开了拳脚:

  1999年3月,盈科“数码港”获得香港政府批准。5月,袁天凡即协助李泽楷收购一家空壳上市公司——得信佳,然后将“数码港”注入该公司并更名为“盈动数码”,成功实现了借壳上市。

  借助互联网的疯狂涨势,盈动数码被热烈追捧,上市首个交易日就股价上涨15倍,此后更一路飙升,市值很快从百亿级升到超过2000亿港币,甚至比肩李嘉诚的长江实业,成为香港市值前10大。

  李泽楷因此成了亚洲互联网神话缔造者和新世纪财富英雄,而且神话还在持续升温——市场看多互联网,看空传统产业的情绪持续发酵且越演越烈。

  置身神话中央的李泽楷和袁天凡,看着公司股价猛涨,内心却是越来越不安。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价值,要将盈动数码的蓝图变成现实,不但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且充满不确定因素,一旦市场回归理性,公司的实值绝对撑不起公司的市值。

  他们还从内心认定:互联网热会很快降温,互联网的资本神话和泡沫很快就会破灭。

  如何抢在潮水退去之前,利用巨大的市值优势和互联网蓝图吸引力,把盈动数码做成有实实在在的资产和业务的公司?成了袁天凡与李泽楷日思夜想、只争朝夕的头等大事,也是头疼的事。

  2

  众里寻她之际,一个消息让李泽楷和袁天凡惊喜不已——2000年1月24日,英国大东电报局和新加坡电信同时宣布,双方将就香港电讯与新加坡电信的合并进行洽商,但具体方案并未达成协议。

  拥有百年历史的香港电讯是绝对的市场领导者,在香港电讯市场的占有率高达97%。1999财年,香港电讯总营收超过320亿港元,净利润高达115.07亿港元,不但有充足现金流,还没有长期负债。

  但在市场普遍看多互联网,看空传统电讯的背景下,这样一个每年百亿净利润的百年企业,其市值竟然还不如空壳的盈动数码。

  持有香港电讯54%股权的英国大东电报局也是互联网的看多者,希望加快速度向互联网奔跑。一番合计,他们决定把传统的香港电讯卖给新加坡电信。

  袁天凡马上意识到这是天赐良机。

  如果把香港电讯装入盈动数码,他们做实盈动数码的愿望将一举而成。但要实现这个目标,是一件太不容易的事,甚至是想都不配想的事。

  袁天凡预估,这至少是一个价值350亿美元的交易,盈动数码除了市值,可以说是两手空空。如何找那么多钱来收购香港电讯,是个天大的问题。

  即使找到钱,他们也还面临两个大问题:

  一是如何让大东电报局放弃早有预谋合作的新加坡电信。由李光耀的小儿子李显扬执掌的新加坡电信,是新加坡国有企业,当时正拿出吃奶的力气开拓国际市场,要从他们那里虎口夺食,不容易。

  一是必须争分夺秒抓紧时间,在互联网依然高烧时就把事情搞定。袁天凡心里非常清楚,一旦互联网高烧褪去,盈动数码可能很快就一文不值。

  几百亿美元的找钱,击败一个国家的骨干企业,还要争分夺秒的抢时间。这些挑战个个令人望而生畏,但李泽楷和袁天凡依然决定干,而且要干成。

  因为他们是李泽楷和袁天凡,所以他们觉得,这事儿,我李泽楷,我袁天凡,可以干,能干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