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龙说“我的脑袋里没有克制两个字”,小程序是否能实现他的野心?

2017-01-11 13:31·  微信公众号:ItTalks  魏武挥 
摘要小程序也不太会成为一个创业的原点,小程序创业可能性非常小(除了那些专职为企业制作小程序的公司,类似好多年前的建站公司,这个方向可能真是一个能挖到金子的所在)。

  一

  去年12月28日的广州微信公开课pro,张小龙一个半小时的演讲中,这句话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我的脑袋里没有克制两个字。我只是觉得,这个事不应该做或者做不到,所以我不做。这并不是克制。

  小程序虽然叫“小”程序,但绝不是一个小小的功能或变化。

  事实上,小程序一开始的名字叫“应用号”,极有可能与苹果的有关政策冲突而改名为“小程序”。苹果依靠AppStore(应用商店)一手掌控了苹果生态内应用的分发与变现,对应用两个字是极为敏感的。

  2017年1月9日,小程序正式上线。

  而十年前的今天,iPhone发布。

  不知道是不是张小龙对乔布斯的一次致敬。

  二

  移动互联网开始后,从工具使用上,大致上经历了两段创业波:APP创业,公号创业。

  这就是为什么乔布斯和张小龙得以封神的原因。

  乔布斯掌控了iOS生态里APP的分发与变现。

  张小龙掌控了微信生态里内容的分发与部分变现。

  比尔盖茨也是被封过神的,因为的确存在大量的“软件创业”,并依托于windows得以存在及发展壮大。但比尔盖茨并没有掌控软件的分发与变现,他只是提供了软件运行的基础环境。相较之下,还弱上一点。

  而事实上,马云在一个特定的领域里,也是近乎神一般的存在。一直到今天,你都可以在很多机场书店里看到马云的视频,前面还有不少人驻足观看。

  马云促发的事是:电商创业。

  一个能让自己快速致富成为一方巨头的生意,可以称为Big Idea。

  而一个能让极多的人致富其中间或还能冒出来一些巨头的生意,可以称为Great Idea。

  小程序能不能成为Great Idea,承载张小龙“我的脑袋里没有克制两个字”的野心?

张小龙说“我的脑袋里没有克制两个字”,小程序是否能实现他的野心?

  三

  任何一盘生意,在今天这个时代,非常讲究“客户留存”。

  过去,一批传统企业在卖货之时,很容易忽视这个问题——有些则是因为依靠代理、渠道这种第三方进行产品销售而无法获取用户资料,走到现在,头疼无比,因为他们只有销量,没有留存的用户。

  小程序是一种无法沉淀出用户的工具,它压根没有订阅机制,与APP的所谓装机量,公号的所谓粉丝完全不同。缺少这个指标,在当下的创投圈内,很难向投资人说出一个什么BP或故事。

  从用户的角度,用完即走是非常没有负担的,也是乐意的。

  但从企业角度,这真的是一场噩梦。